夜里 陽

灣家人,日記與隨筆的小天地。
主打作品:遊戲王GX(劍山中心)/Unlight(康拉德中心)/KHR(獄寺中心)

僅存在於某處的「聖杯戰爭」

※彈丸論破2劇透注意

※fate世界觀使用

※含原作CP向、以及個人私心

決定找角色演繹者補齊了!有興趣者請私訊我!







簡述:存在於__的聖杯戰爭,__的介入、__的存在、不得不賭上性命爭奪聖杯的少年少女們,在這前方等待他們的,是絕望還是……

 

 

Saber 邊古山佩子

「只要能守護您,我就有活著的意義。」

 

透過_____召喚出的Servant,隨身配備雖是竹刀、卻有難以想像的殺傷力,對於召喚自身的Master有著近乎於病態的忠誠心,認為自身的存在即是工具、偶爾會不顧Master的命令擅自出戰。

 

→曾經作為絕望殘黨的一人,九頭龍冬彥願望的終點,在理解了九頭龍冬彥願望的意義後以自身的意志保護了九頭龍冬彥,隨後消失。

 

願望:無→露出真實的笑容

 

 

Master 九頭龍冬彥

「聖杯是屬於九頭龍家族的物品。」

 

九頭龍家族的下一任當家,擅長以魔彈封鎖他人的行動並讓Servant進行追擊,雖然作為黑道卻不習慣偷雞摸狗的戰鬥方式。左眼因為____幾乎缺失視力,取而代之的是以禮裝作為補救。

 

→曾經作為絕望殘黨的一人,為了再一次見到佩子而想奪下聖杯,因為佩子的保護而沒有死亡,選擇棄權受到教會庇護。

 

願望:重振九頭龍家族威風,並找回佩子的笑容

 

 

Lancer 狛枝凪斗

「像我這樣的人居然也能擔任Lancer……這真是何等的……」

 

透過_____召喚出的Servant,且是打破都市傳言、幸運值逼上尖峰的Lancer,由於絕對幸運的關係幾乎可防禦所有的攻擊手段,但體能卻出乎意料的差。使用「網格尼爾之槍」(仿)作為自己的寶具,擁有真品約十分之一的實力。與所有Master相性幾乎都是最低的,必須透過特殊手段才能召喚出來。

 

→曾經作為絕望殘黨的一人,弱點是曾經接受過_____器官移植的左手,被得知弱點後陷害致死。

 

願望:無

 

 

Master 七海千秋

「可以呦,為了大家我甚麼都……」

 

運用特殊方法召喚出狛枝凪斗、成為了其Master,做事態度溫和、擅長以魔術追蹤他人的行蹤及防禦魔術,有著難以想像的強大防禦魔力。沒有出手的必要時並不會隨意出手,同時也不隨意命令Servant殺害他人。

 

→以「特殊手段」進入聖杯戰爭的「_____」,最終被發現了其存在而被驅逐聖杯戰爭,Lancer也以非正規方式死亡。為了幫助最喜歡的大家,與____重新簽訂契約回到戰場上。

 

願望:讓大家回到正常的生活中

 

 

Archer 西園寺日寄子

「哪哪大哥哥──今天玩甚麼才好呢──要從心臟、還是肺臟開始呢?」

 

透過_____召喚出的Servant,揮舞手中的紙扇射擊出暗器藉此殺害他人,且只要她有意願、隨時都能封鎖他人行動。天真爛漫的個性、在戰爭底下卻絲毫不留情,然而若是傷害了她最喜歡的Master,將會導致本身暴走。

 

→曾經作為絕望殘黨的一人,有著比誰都還要溫柔的心,使用自身寶具製造櫻吹雪讓小泉真晝逃跑,自己隻身面對Servant的攻擊,最終拖著即將消失的身體將自己的願望託付給____。

 

願望:在和平安詳的家庭中盡情而舞

 

 

Master 小泉真晝

「來、笑一個吧,不笑的話就不好看了喔。」

 

魔術見習生,幾乎沒有甚麼魔術能力,唯有手上的魔術禮裝──相機能夠幫助自己活下來。並沒有充裕的魔力能夠提供Servant長時間戰鬥,採取的戰術大多為逃跑,相較之下十分不喜歡爭鬥。

 

→曾經作為絕望殘黨的一人,受到西園寺日寄子的保護後踉蹌逃跑,在快要到教會的時候被____殺害。似乎有回想起____的事情。

 

願望:活下去

 

 

Rider 田中眼蛇夢

「想看見本大爺墜入地獄的光景?等到八世輪迴以後吧!」

 

透過_____召喚出的Servant,能夠與動物交談並命令他們,本身的戰鬥力並不強、但在機動性上不愧於Rider之名。用常人無法理解的言論隱藏自己的心意,害羞的時候會用圍巾遮住自己的臉。

 

→曾經作為絕望殘黨的一人,本來是最有機會取得聖杯的人選,卻因為不知名的影響使得自己被曾經命令過的動物反噬。似乎有回想起____的事情。

 

願望:(無法翻譯)

   建立一個人與動物都能共同生存的王國。

 

 

Master 左右田和一

「做為一個普通人,想要活下去有甚麼不對?」

 

陰錯陽差召喚出Servant、幾乎沒有魔術能力,但依靠自己製造的機械撐過了很多場戰鬥。不喜歡爭鬥,但為了活下去偶爾會做出較為卑鄙的伎倆,把Servant作為自己的好哥倆看待,絕對不准他隨便死去。

 

→曾經作為絕望殘黨的一人,某一天察覺到自己與田中眼蛇夢的關聯中斷,慌張出門尋找的時候撞見小泉真晝的屍體,本想到教會宣告棄權、卻被____殺害。似乎有回想起____的事情。

 

願望:在這場戰爭中活下去

 

 

Caster 罪木蜜柑

「那個……不管是甚麼命令我都可以喔,所以請盡情使用我吧……」

 

透過_____召喚出的Servant,有著極其強大的治療能力,無論再重的傷都能夠一瞬間治好,唯一的攻擊手段是誘使敵人喝下毒藥。有輕度的被虐傾向,儘管明瞭自己弱小卻還是不斷尋找著戰鬥目標。

 

→曾經作為絕望殘黨的一人,想起了____的事情後瘋狂尋找使她深愛的對象,為了與之簽訂契約殺害自己的Master,卻在與_____簽下契約後被下令自害。

 

願望:無→尋找能夠愛著她的人

 

 

Master 索妮亞·內瓦麥

「為甚麼不能建造一個人人都幸福的國家呢?」

 

遠從自己的國家前來參加聖杯戰爭,雖然並不是特別精通、但幾乎甚麼樣的魔術都會一些,對於軍武也十分在行。不希望看到人死亡的慘狀,因此在罪木蜜柑下毒藥時都會要求剛剛好的份量即可,曾經與Rider組同盟過。

 

→曾經作為絕望殘黨的一人,受到恢復記憶的罪木蜜柑殺害。

 

願望:建造一個人人都幸福的國家

 

 

Assassin 十神白夜

「我十神白夜是不會讓任何一個人犧牲的,包括你!」

 

透過_____召喚出的Servant,儘管有著難以理解成為Assassin的理由、但光是氣勢就能震懾許多人。充滿著責任感,從召喚出的那一刻就為保護Master的命而戰,似乎知道某些內情。

 

→曾經作為絕望殘黨的一人,真實身分為沒有名字的「___」(因此才適合Assassin)。為了保護澪田唯吹不被____殺害而失血過多,嚴格來說是本場戰爭的勝者。

 

願望:使他人注視「真實」的自己

 

 

Master 澪田唯吹

「不管怎麼樣都要輕鬆愉快的度過今天──明天的事情明天再想吧!」

 

並沒有實際的願望,只是因為「擁有Servant好像很帥」而嘗試召喚──結果成功了。完全不在意十神白夜的真實身分,一心一意想要幫助他完成自己的心願。手中的吉他能夠作為干擾道具,爭取逃跑的時間。

 

→曾經作為絕望殘黨的一人,在即將受到____殺害時被十神白夜所拯救,抱著他的願望前往教會接受庇護,在歷史上屬於本場戰爭的勝利者。

 

願望:Servant的願望能夠被實現

 

 

Berserker 貳大貓丸

「老朽是貳大貓丸!不要忘記了啊啊啊啊!」

 

透過_____召喚出的Servant,全身幾乎都被機械化,有許多感覺起來並沒有甚麼用的功能,但在攻擊力跟破壞力上無庸置疑的是Berserker。原本似乎不應該以這種模樣被召喚出來,但他本人一點也不在意。

 

→曾經作為絕望殘黨的一人,接受了田中眼蛇夢的挑戰書後堂堂正正的戰鬥,最後敗給了他。原本以為就將逝去,因為大量機械化的身體得以留在現世一段時間,與終里赤音度過了最後一段時光。

 

願望:看見自己的選手(終里赤音)幸福

 

 

Master 終里赤音

「大叔你是最強的對吧?所以絕對、不會輸的對吧?」

 

原本沒有參與聖杯戰爭的打算,與被意外召喚出來的貳大貓丸打了一架後、認同了對方的實力並允諾成為他的Master。無法正常提供魔力給貳大貓丸,在魔術上可說是一竅不通,但武打上卻可與貳大貓丸一較高下。

 

→曾經作為絕望殘黨的一人,作為貳大貓丸與田中眼蛇夢的戰鬥見證人,答應了貳大貓丸最後的願望、以後會成為堅強的人不再哭泣。選擇棄權並接受教會的庇護。

 

願望:每天吃得飽、睡得好

 

 

Master 花村輝輝

「那個、你們該不會都忘記我了吧?」

 

原‧Lancer的Master,因為被擁有特殊手段的七海千秋篡位,現在很平安的與其母親一同經營著自家餐館。

 

→曾經作為絕望殘黨的一人,也許是因為七海千秋的篡位,使得這場戰爭逐漸走向不正常的結果。直到最後仍然不曉得這個城市發生過甚麼,某種意義上也是好事吧。

 

 

代行者 日向創

「我沒有甚麼才能,只是一位普通的神父而已。」

 

教會裡的神父,每天會幫教會前打掃,隨處可見的普通人。

 

→實際身分為_____準備的秘密武器,職介_____、與____簽約後修正聖杯戰爭__獲得____T RTET+_T#$$%RR(以下判讀不能)

 

 

??? 神??流

「……無聊……」

 

出現時機不明,職介不明,攻擊力與能力都是謎的Servant。

 

→實際身分為_____準備的秘密武器,職介_____、被_____召喚後修正聖杯戰爭__獲得__DF##%%︿__WSE!@@#$REE(以下判讀不能)

 

 

 

 

 

 

 

 

 

 

 

 

 

 

 

 

 

 

 

 

 

 

 

 

 





 

 

七海千秋所傳遞的「真實」

 

存在於虛擬世界的聖杯戰爭,江之島盾子的介入、神座出流的存在、不得不賭上性命爭奪聖杯的少年少女們,在這前方等待他們的,就由我來帶領大家……邁向未來……

 

 

 

Master 七海千秋

「我絕對不會……讓大家白白犧牲……」

 

做為電腦AI以特殊方式潛入聖杯戰爭中,為了不使自己的心血白費而找上日向創、試圖恢復他心中的希望並簽下契約,最後以自己的存在作為代價啟動聖杯、讓一切恢復原狀。

 

 

Ruler 日向創

「這就是、我們所相信的『希望』!」

 

實際身分為「聖杯程序」所準備的秘密武器,職介為Ruler、與七海千秋簽約後恢復能力,試圖矯正錯誤的聖杯戰爭程序,最後與七海千秋一同召喚聖杯、並親口向七海千秋說了聲謝謝。

 

 

Avenger 神座出流

「……哼……」

 

實際身分為「江之島盾子」所準備的秘密武器,職介為Avenger、被江之島盾子召喚出來後成為聖杯戰爭程序的錯誤代碼,展開了一連串的殺戮行為。最後被覺醒後的日向創收服、清除了自身存在於聖杯程序中。

 

 

Master 江之島盾子

「唉、討厭討厭討厭、這麼無聊的事情才是真正的絕望啊……雖然我也不討厭呦。」

 

使得本次聖杯程序出現缺漏的始作俑者,原本在進行過聖杯戰爭後所有人皆能平安回到現實,然而因為江之島盾子的阻撓使得聖杯程序出現錯誤(例如田中眼蛇夢被反噬)。最後由於神座出流的消失、覺得很無趣而自行退出了戰爭。

不過原本就是AI的她似乎被七海千秋關入了聖杯以外的地方。

 

 

 

真正的「結局」

 

還活著的Master們舉著剩下的聖杯碎片,見證澪田唯吹許下願望──讓大家回到原本的世界,聖杯程序被永遠停止,僅留下陪伴著AI的代行者、靜靜地微笑著。

评论
热度(18)

© 夜里 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