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里 陽

灣家人,日記與隨筆的小天地。
主打作品:遊戲王GX(劍山中心)/Unlight(康拉德中心)/KHR(獄寺中心)

最後我的祝福仍然只能是幸福快樂

截至現在才稍微有點安頓下來的感覺,不過也就是比較習慣回家時沒有人在、只有自己一個人的感覺了,說起來一直以來都是回家時沒什麼人在的,要說習慣與否倒也是件奇怪的事情,

其實就像是考學測那段時間的樣子吧,在一個大到很不可思議(現在沒有那麼大就是了)的房間內一個人靜靜地念書,一個人歌唱一個人開著麥跟另一邊的人聊天,偶爾找找朋友來房間玩,偶爾走出房間呼吸新鮮空氣,

搬出去之後多了大把大把自己的時間,雖然對上視線的時候還是會感到尷尬,不過感覺上又比之前直接碰到面的時候要來的好一點,果然時間還是會淡化一切的,現在說甚麼都像是在為自己辯解,等到可以笑著說出自己的錯失並明確指出對方的不對時,大概也是我成長的時候吧,

問題是那一天到底甚麼時候才會來呢?就算有這麼多人為我站台,還是覺得這麼衝動真的好嗎?又或者說其實骨子裡我還是想好好吵上一次的吧,可是自己太軟、太沒用了,又被對方的氣勢打散了自己的意識,連個架都不會吵以後出社會該怎麼辦?

偶爾還會想自己是不是反而運用了文字強化了自己被害者的立場,其實我也做過很多很多過分的事,過分到對方選擇用報復來反擊這些行為,然而我自然要保衛自己、我當然甚麼都沒有做、我該道歉都道歉了不領情我也沒辦法...每一次理直氣壯地說出這種話時內心就像是有甚麼針一直刺著心臟,感覺就快要停下來了、要是就這麼停下來是不是也很好?

不行啊、我還有跟你們的約定要走,我還想要為喜歡的角色寫很多很多的故事,我已經跟自己約定好再也不去想死亡這件事,我不能就這麼放棄自己。


本子的進度,六篇完成、穩定的字數輸出、跟朋友跑過了腦中所有的預想,也許本子可以穩定的五萬輸出吧,如果真的有這個數字就好了,那麼我會很開心地接受這個成果,因為是自己努力的結晶嘛,

要說我寫到現在最喜歡的劇情,應該是恐竜少年と歯車少年の詩跟凶手只有一人,要說永遠的樂園我應該也很喜歡,這三篇都很穩的把我心目中那個溫柔的劍山寫了出來,雖然其實原作中他並沒有那麼溫柔,他也跟ㄧ般人一樣會苦惱、會不安、會害怕,當然對於未知的事物也會逃避,但是他最後都選擇了面對充滿惡意的世界,

在恐竜少年と歯車少年の詩中,他面對的是不斷輪迴的悲劇,在凶手只有一人中,他面對的是自己最愛的人殺人的事實,而在兩人永遠的魔法樂園中,他所面對的是他們兩人都已經不屬於人類的事情,

儘管如此他還是接受了這些真相並去試著接納他們...一直以來我所喜歡的劍山就是這樣的人吧,真相再殘酷他都會用希望去化解,那是我所演繹的劍山、也是我一直希望可以成為的人。


故事可以不僅僅停在這裡結束嗎?

雖然只是一己之私,雖然只是微不足道的想望,也許不會有實現的一天,但是最後能說出口的祝福果然只剩下希望你幸福快樂,畢竟這條線隨時都有可能斷,

但是我不可能讓他斷的吧...那時候就算是失眠也想要緊緊握住的那條線,把我從雨中拉出來的線、用溫柔接納了我這個異鄉人的地方...無論如何都不可能讓他斷了啊...

最後說出口的晚安,是真心的、希望你能夠做個幸福的夢,在那裡你能夠笑著說出我不後悔這句話...無論是我、或者你、或者所有人...


最後我的祝福仍然只能是幸福快樂。

评论

© 夜里 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