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里 陽

灣家人,日記與隨筆的小天地。
主打作品:遊戲王GX(劍山中心)/Unlight(康拉德中心)/KHR(獄寺中心)

fate/YGO my room對話Ver.劍山Alter

因為寫正稿太累了乾脆就腦了別的東西,Alter的思路感覺很好玩、直接寫了個中二時期得劍山,
大概的設定是跟御主非常不親、放棄願望轉而選擇投入戰鬥的好戰份子,
職介其實沒有設定,私心是讓他維持Assassin但這樣又會跟原本天然耿直的那個有衝突,所以就當他用真名隱藏職介吧(?)




*第四屆、第五屆榮耀聖杯團劇透有
*基本上還是劍玲
*Alter有部分偏離原作個性請注意


以上、OK?









召喚:狄拉諾.劍山,職介⋯⋯沒那麼重要吧?快下達你的命令,你也不需要一個不會戰鬥的英靈吧?
升級:謝啦、我正需要提升力量呢。
再臨I:嘿、你還真是有心啊,不過有力量也不是什麼壞事啦。
再臨II:喂喂喂、就不怕我反咬一口嗎,野獸的本能可是無法控制的喔。
再臨III:我還真沒看過這麼蠢的Master⋯⋯也罷、還差一點了就好好看著我的進化吧。
再臨IV:這就是最終的進化嗎⋯⋯反正最後都是要滅絕的,在那之前姑且再陪你戰鬥一會吧,用這身全新的力量。

戰鬥開始1:又是哪些自不量力的淘汰者發起挑戰啦?
戰鬥開始2:做好被滅絕的準備嗎?我可不會放水的喔。
技能施放1:這樣又如何呢?
技能施放2:更多⋯⋯更多的力量⋯⋯
卡片選擇:收到、了解、這樣就行了吧
EX攻擊:接受自己被滅絕的命運吧!
寶具選擇:就讓你看看我真正的實力吧
戰鬥不能1:結果先被淘汰的是我嗎⋯⋯果然還是不行啊⋯⋯
戰鬥不能2:怎麼能在這種地方被淘汰,我已經得到這麼強的力量,我不想、不想輸⋯⋯
勝利1:看到了嗎?進化過後的我擁有的、絕對的力量!
勝利2:不過也才這點程度啊,作為進化的墊腳石還不足夠呢。
寶具:為你的魯莽與衝動懺悔吧,接受來自數億年前王者們的憤怒!「————」!(寶具名未定)

對話1:與其待在這裡還不如去戰鬥吧,滅絕所有的Master奪得聖杯,這不是參加聖杯戰爭的初衷嗎?
對話2:肚子餓了?我沒有義務做菜給你吃吧,再說英靈哪需要進食——要吃東西去找另一個笨蛋啦真是⋯⋯
對話3:還是很在意我的職介?那種東西怎樣都好吧,說到底不過就是個代稱而已,只要能戰鬥不就行了嗎,真搞不懂你在想什麼。
對話4:(持有玲)⋯⋯妳認錯人了,我已經不是⋯⋯妳在乎的那個人⋯⋯
對話5:(持有Ass劍山)還是一臉天真爛漫的模樣啊,半調子的心態可是會要你的命喔、另一個我。
對話6:(持有赤馬零兒)真是熟悉的傢伙⋯⋯嘛、也跟我沒關係吧,那是另一個傢伙的事。
對話7:(持有柊修造)呦大叔、我還差一步就能跟你一樣了吧,到時候你就當我第一個對手怎麼樣?
喜好:當然是戰鬥啊,尤其是從別人手上掠奪生命的那瞬間,不覺得十分愉快嗎?
厭惡:只會空口談夢的傢伙吧,連戰鬥都不願意又怎麼可能實現自己的夢想,不過就是在逃避現實罷了。
關於聖杯:呵、終於到了能親眼見到他的這一步⋯⋯不過我對他沒太大執念就是了,你想要的話給你就是了。
生日:喔、今天是你生日啊⋯⋯不就是增加一個歲數而已,沒值得慶祝的地方吧?
活動:輪到我大顯身手了吧?還不快點行動、出發了!

羈絆1:不要表現得好像跟我很熟的樣子,御主是御主、英靈是英靈,老顯得自己是濫好人的話遲早會被利用甚至死亡的,稍微有點自覺吧。
羈絆2:你的願望是什麼?想藉著那種虛偽的道具實現的願望想必也很廉價吧?不管是什麼都跟我沒關係了,願望這種東西早就⋯⋯不會實現了。
羈絆3:對我的軍刀很在意?他可是陪我出生入死的好夥伴,戰場上能相信的人只有自己,以及手中的那把刀而已——你最好記著這句話。
羈絆4:沒有什麼能回到過去的辦法,命運要你滅絕你也只能順著他,恐龍們活了這麼久、被滅絕也不過一夕之間,更不要提人類這種渺小的存在了。——所以趁早放棄吧、在你還能選擇放棄的時候。
羈絆5:怎麼會有花火,你哪來的閒情逸致⋯⋯還要我陪你放?開玩笑也該有個限度吧?⋯⋯⋯⋯雖然不是不可以,不過這個場地也不適合,乾脆去海邊吧。作為代價,你可要好好陪我打一場啊。




絆十禮裝:被遺忘的回憶

軍刀上佈滿密密麻麻的細痕,放血槽裡若不勤快清理或恐就會殘留暗紅色的血跡,
已經沒有奮鬥的目標、只是遵循著本能繼續戰鬥下去罷了,
但如果能想起最初的初衷,是不是就不會走到這種地步呢?

⋯⋯時間終究是無法回頭的,就如同死人無法復活一樣。

评论

© 夜里 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