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里 陽

灣家人,日記與隨筆的小天地。
主打作品:遊戲王GX(劍山中心)/Unlight(康拉德中心)/KHR(獄寺中心)

我與勁敵的家庭聚餐






※CP:快米
※全程烤肉、交換糧食、陽斗出沒--因為是家庭聚餐☆






米札艾爾現在覺得眼前的情況真是莫名其妙。

他只是像平常一樣追著自家勁敵要一決雌雄,正好碰上他們要出門聚餐,
於是他被天真無邪的眼神拐著一起跟他們去吃飯,對著人類會聚在一起吃飯這件事他一直不太理解,
尤其是當他站在這高聳的大樓面前、勁敵還若無其事地走進去(甚至還拿出了塑膠紙片)就覺得人類的價值觀之於他越來越難懂,
算了、也許這是個理解勁敵弱點的好機會,他想都沒想的就走進去--然後就變成了現在這種情況。

鮮紅色的肉片不斷被服務生送上,還有幾隻在透明盤子上生龍活虎跳著的白蝦,
勁敵熟練的用長夾翻烤著肉片,而一旁的小男孩則是堆滿著笑容等待食物送入他的盤中,
雖然自己的盤裡也被勁敵送了一點,不過當他拿起筷子開始戳上干貝(似乎是這個名字)的肉時,他只感覺到自己被羞辱了。

「……這東西……怎麼夾不起來……」
「那個你直接拿起來吃吧,湯汁也挺新鮮。」
他聽從勁敵的話小心翼翼的拿起貝殼邊緣,吹了幾口後輕輕就口喝下還滾燙的湯汁,
下一秒、幾乎是理所當然地喊了一聲燙--不過沒摔了手上的貝殼、倒是將貝殼上的湯汁給撒了出來。

這麼燙的東西,人類為甚麼會喜歡……!

「大哥哥你還好嗎?舌頭會痛嗎?陽斗給你呼呼好不好?」
「……不用了。」
撇開頭迴避那閃閃發亮的眼神,他對於太過無邪的笑容似乎有點招架不住,
在那瞬間他似乎看見他的勁敵嘴角揚起了不太明顯的角度,原本想要就在此地一決雌雄--想不到他勁敵又塞了一堆肉片到他的盤裡,
沒辦法,吃飯還是要緊,何況在這裡開戰肯定會被那無辜的眼神央求,他可不想他們的決鬥被打斷。

就在不斷被投餵的情況維持了一個小時後,米札艾爾開始困擾起自己究竟是來這裡做甚麼,
他的勁敵這時才剛追加完下一批肉片,而在他旁邊的傢伙則是笑的天真無邪、讓他不得不只注視眼前堆滿的空盤子,
雖然說他們一共有三個人,但這空盤子的數量也多到有點嚇人……他的勁敵原來這麼會吃嗎?
忽視了這些盤子有一大半也是他造成的結果,米札艾爾思考起自己該如何脫離這種困境。

果然還是、直接開戰吧。

「大哥哥,啊--」
「啊?……」
好像被塞了一口甚麼、而且是嚼起來甜甜的東西,是牛奶糖嗎?就是勁敵常常說的他替小男孩買的東西,
話說回來他塞給自己這個做甚麼?現在不是還在吃烤肉嗎?而且為甚麼他的勁敵用一副他該準備懺悔的眼神看著他?
簡直是莫名其妙、這頓飯局--

說起來人類總是會像這樣跟家人聚餐嗎?雖然巴利安也偶爾有這種活動,但多半都是德魯貝辛勤喊著大家吃飯、阿里斗跟基拉古顧著打電動、而貝庫塔根本不甩他,
他們像是一家人嗎?又或者說,他們應該要成為一家人嗎?
米札艾爾放下手中的筷子,他總覺得今天不應該來這裡才對、連一決雌雄的戰意都沒有了。

「我回去了。」
「等等,還有半小時、待會要上甜點。」
「你這傢伙有甚麼居心?不但不打算與我一決雌雄,還把我留在這邊足足兩個小時?我跟你們可不一樣、我甚至不需要進食--」
「留下來,這是陽斗希望的。」
光是這樣一句話他就覺得自己簡直敗給了勁敵,可是有甚麼辦法、這傢伙垂下頭低聲要求他的語氣簡直是太狡猾了,
他不情不願地坐下來,看著勁敵熟練的烤起麻糬,自己則看著窗外恍神,
人類真的是很複雜的生物、尤其是當自己成為了「人類」後才更加明白究竟是哪裡複雜。

不過或許、這樣的感覺還不壞吧。

「錢的話怎麼辦?」
「我付,你也是被陽斗拉著過來的,看起來也不像帶夠錢的樣子。」
說完他的勁敵就很流暢地拿出塑膠卡片並牽著小男孩的手走出去,他愣了幾秒、也跟著追了上去,
倒不是說這樣的聚餐有多稀奇或者有多奇怪,只是一個很普通的、很平常的家庭聚餐,
他是他們家庭的一份子?不、那怎麼可能、他高貴的自尊不允許他們被畫上等號。

但今天的體驗說實話--真的不壞。
米札艾爾想了想,為了不破壞這「不壞」的情緒,一決雌雄的事就改天吧。













後記:

我好餓啊我為甚麼要半夜寫烤肉。(望天)
我寫著寫著只覺得這米札怎麼萌成這樣,陽斗天真無邪的笑容有夠可愛,我彷彿八輩子沒寫過快斗(去年下半年都在寫劍山的人)
另外私設是米札有貓舌頭、以及快斗很有錢,也許可以在烤肉店裡看見興致蝴蝶(咦)

评论
热度(6)

© 夜里 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