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里 陽

灣家人,日記與隨筆的小天地。
主打作品:遊戲王GX(劍山中心)/Unlight(康拉德中心)/KHR(獄寺中心)

哀戚的深海






※CP:納德
※ED後時間軸





恍惚中、他彷彿聽見有人從遙遠的深海裡呼喚他。

如果要用他所學過的詞彙來形容,那是個無比溫柔的聲音,是那麼的堅定、卻又令人心疼,
他也許明白那聲音的主人對他而言有多重要,所以他才會在墜入深海時聽見那個聲音,
就像是不希望他因此在深海裡迷路那樣,他對那個人而言也是一個重要的人吧?
這麼想著並奮力向上游去,再更加努力一點、再努力一點、也許他就能碰及那個人的世界。

那個人的、世界?

他開始想像自己若是接觸到那個世界,卻和自己想像中的全然不同該怎麼辦?
正因為記憶深處有曾經被背叛過的記憶,此時他才會猶豫不決吧,
那個人會背叛自己?為甚麼會背叛?明明是溫柔的人、明明是令人捨不得放下的人……

「你醒了嗎?」
模糊的身影傳來的是那般溫柔的聲音,可以確定的是對方在自己醒來前一直都待在身邊,
他摸了摸附近的桌子,對方意識到自己在尋找些甚麼、將放在桌上的眼鏡放到他的手上,
果然是那個人啊,與記憶裡一樣、幾乎是板著一張臉不怎麼喜歡露出笑容,
但只要露出笑容卻又給人安心的力量,他--神代凌牙就是這樣的人。

「聽說體育課上到一半你就昏倒了,真是……看來下次要幫你鍛鍊鍛鍊體力了。」
似乎是給對方添麻煩了,他垂下頭低聲道歉了幾句,但為甚麼他會覺得有欣喜的感覺呢?
就像是因為被父母關心了而開心不已的孩童,對方是這麼重要的人嗎?
記憶裡的凌牙與眼前的凌牙印象完全對不起來,一旦要想起來腦袋又劇烈疼痛,是在阻止自己不要想起來?

那個人的名字--是神代凌牙嗎?

「納什,我……」
連自己都訝異為甚麼會在這種時刻喊出了「那個」名字,幾乎是下意識地遮住了嘴、卻挽不回已經說出口的話,
凌牙低下頭來、看不見他的表情,大概是無法面對這個名字曾經背負的使命吧?
在源數代碼的願望下,他們幾乎成為了這個世界上最不可能存在的存在,
儘管自己仍然抱著「能活下來便是奇蹟」的想法、努力適應著現世的環境,卻怎樣也適應不了唯有「他」消失的世界。

復活的是神代凌牙。

「……你沒事的話我先走了。」
大概是意識到氣氛有點尷尬,凌牙起身就往保健室外頭走去,只留下自己一人在原地,
他摘下眼鏡、又將意識埋入深深的睡眠中--也許是最近做報告實在太疲倦,也許再多睡一會就可以逃避體能訓練,也許--他可以不必再與凌牙獨處一段時間,
他明明知道自己的王再也不會回來了,為甚麼還會對凌牙喊出「那個」名字?
這不管是對自己或者對凌牙來說,都是太沉重的負擔。

恍惚中、他彷彿聽見有人從遙遠的深海裡呼喚他。

並不是想要逃避些甚麼,只是一旦面對這令人懷念的聲音他總會回想起那些被封鎖的記憶,
他果然還是想念著他們的王,只是源數代碼並不能完成所有人的願望,
那名少年恐怕沒有預料到這種結果,只是一心一意的希望他們「復活」,
卻不曉得最終復活的是那名與自己完全沒有交集的少年,早在多年前的車禍裡失去性命的「神代凌牙」。

究竟實現願望是不是最好的,他們是該活在最輝煌的歷史中、亦或拋棄過往重新度過他們的第二人生?

他試著伸手想要觸摸那個人的世界,被埋藏在海洋最深處的想望、不惜化作那個人的劍與盾、不惜犧牲性命也要守護著的摯友,
就算是稍微笨拙一點也無所謂,這份心願還是懇求了上天讓他聽見,就算是永遠無法傳達的感情也好,
他只是想告訴他們的王,無論經過了多少個輪迴、無論他們最後走上了甚麼樣的道路,他會永遠是他的摯友--只有這點是不會改變的。

再次醒來的時候窗外已經夕陽西下,僅看見寥寥幾個還在操場上活動的運動社團,這麼說來他就這樣翹掉了一整天的課,還真不符合外表上「好學生」的模樣,
原本想回到教室拎走書包回家,但一戴上眼鏡就看見自己的書包被丟在隔壁床上,還放上了一瓶提神飲料,
似乎在自己熟睡時有好心人前來關心他了,他瞧了瞧提神飲料、看起來並沒有甚麼異樣,應該是可以安心飲用的,
至於書包……不曉得明天要複習的課本有沒有一併放進去,國中生似乎習慣把課本往抽屜塞、就算明天有考試也一樣,
翻找的同時他發現了一張被揉成一團的紙團,打開一看、有些歪斜的筆跡寫著注意身體外沒有任何屬名,不知道為甚麼自己就是知道這張紙條會是誰寫的,
要是被前世的自己知道,肯定會被輕輕地敲頭、嚴肅的說這麼天真可是會被殺掉的。

但這就是奇蹟啊。

天真浪漫的話語早就不適用於他們,但除了奇蹟、他想不到任何話語形容此時的情況,
他推了推眼鏡,將紙團小心翼翼的攤平、收進自己的資料夾後走出保健室。

他彷彿聽見有人從遙遠的深海裡呼喚他,要他繼續走、繼續走、繼續……














後記:

聽說是五月看完Zexal後本來要跟另一篇快米一起寫的,但不知道為甚麼就這樣一路拖到今年快結束才完成
最近重新構想了這篇並迅速寫完了,不太意外地覺得要寫好這對果然有難度(躺平)
啊算了算了寫完就好了,如果有BUG回頭再修啦。(喂)

總而言之今年快過完了呢,聖誕節也快到了,是不是要再寫點甚麼呢...

评论
热度(4)

© 夜里 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