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里 陽

灣家人,日記與隨筆的小天地。
主打作品:遊戲王GX(劍山中心)/Unlight(康拉德中心)/KHR(獄寺中心)

一發不可收拾的想像力

我在之後看了自家前輩的Ave翔對話後,有種一發不可收拾、也想寫個Ave劍山的感覺(沈重)
啊啊都是邪心裡的設定嘛,感覺Ave劍山看到Ass劍山只會放聲大笑,都到了這種地步居然還相信摯友嗎?還相信那可笑的奇蹟?逝去的東西就是不見了、沒有了、居然還渴望有一天能夠再見面、這樣的感覺吧。
說到底我對黑化劍山的設定原來不是Darkness來的,而是邪心嗎⋯⋯憎恨著一切的王者、將世間萬物都燒毀殆盡⋯⋯

喔不過這篇應該不是記錄這個腦洞的才對,一開始我是想說什麼來著⋯⋯
要是所有私設下的劍山都聚在一起,畫面應該很可觀吧⋯⋯雖然、雖然我覺得多半會打架(抹)
像是旅者劍山啊、なかない的劍山啊、Ass劍山啊、神父劍山啊⋯⋯喔等等這麼一算今年跑出來好多設定(爆)
光說到旅者,他要是跟其他世界的旅者在同一組大概就真的要吵起來了,跟自己更是有可能(抹)不過意外的會跟Ass劍山處的很好的感覺?畢竟喜歡的是同一個人呢(遠)
稍微腦補了下旅者茶宴,劍山跟康拉德跟直樹還有獄寺⋯⋯怎麼想都是個一言不合開吵的節奏吧(抹)
但是主謀茶宴⋯⋯玲跟伊芙琳跟愛知還有庫洛姆與骸⋯⋯等等快斗你混在裡面超級突兀的啊?!
使者茶宴⋯⋯我覺得所長會哭吧、會哭的吧、絕對會的!一個小夏就夠了!真的!要哭了啊!偵探哭哭超讚的!(重點錯)

⋯⋯
等等喔,所以我這篇是要寫什麼來著?
算了,明年也請多指教了、劍山君w

评论

© 夜里 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