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里 陽

灣家人,日記與隨筆的小天地。
主打作品:遊戲王GX(劍山中心)/Unlight(康拉德中心)/KHR(獄寺中心)

我一直追著你

※CP:犬髑
※庫洛姆生日賀文、有骸登場





他常常做著一個夢,夢裡的他在呼喚著誰的名字,
橄欖色的短裙飄揚在風中,淚眼婆娑地看著他、希望他可以伸出自己的雙手抓住,
但是不行,正要抓住那個人所伸出的手時夢就醒了,他甚至連名字都還是沒找上,
這個夢他做了好久好久,直到有一天他醒來、發現自己正在哭。


那時他與千種以及骸三個人同住在一個屋簷下,偶爾他會提出這個夢、但卻只是得到骸一抹意味深長的微笑,
彷彿是早有預測似的,就在他為了那場夢而哭的那天,骸不知道為甚麼失蹤了,
他與千種在街道上瘋狂的找著骸,一直到了半夜、星星都掛在天邊了仍然沒有見到人,
過了好幾天千種放棄了,可他還是繼續找著。

就像是在追逐著甚麼一樣,他的目光總是追著甚麼人。

他經過便利商店的時候有個女孩會蹲在牆角,就像是在等著誰去詢問她「你還好嗎?」一樣,
不過看起來這個女孩要是不回家的話,有一天可能會被凍死在便利商店前吧?
買了好幾次口香糖她都在那裡,最後他受不了、把身上唯一一件外套脫下來披在女孩身上,
之後又塞了幾條口香糖給她,就當作是做好事吧。

那年的冬天他差點冷的要讓千種替他收屍。

他常常做著一個夢,夢裡的他在呼喚著誰的名字,
他後來認為是在尋找著失蹤的骸,可他印象中的骸並不是那服裝--甚至就只是髮型相似罷了,
那他究竟是在追尋著誰呢?又是在尋找著誰的名字?
過多的疑問幾乎都要讓他的腦袋當機,而當他醒來時、眼淚又讓他不得不面對自己的懦弱。

六道骸就在櫻花綻放的時候回來了,帶著另外一個人回到同一個地方、讓他跟千種感到十分震驚,
以往他對骸的印象都是獨來獨往,會帶上另外一個人簡直就是天大的奇蹟,
莫非是寂寞太久了也想要有人陪伴了?不、他不會是那樣的人,至少只有六道骸是絕對不可能的,
他明明是這麼相信的,然而、為甚麼……他花了這麼長的時間尋找六道骸,卻是被這個人找上了?
彷彿是被甚麼人背叛那樣,他在那之後幾乎都不再他們的家裡,而是在外頭閒晃。

他偶爾見到少女的時候還是會給她幾條口香糖,畢竟少女總是一副沒有吃飯的模樣,
雖然口香糖對於發育期的少女而言根本不構成任何營養,但他從小就這樣生存下來、大概是真的不懂吧,
有好幾次少女似乎想對他開口說些甚麼,也許是口香糖不營養、也許是她並不需要他的施捨,
但是少女開口了幾次還是閉上嘴了,她對於跟陌生人交流還是有點畏懼。

他常常做著一個夢,夢裡的他在呼喚著誰的名字,
他們被人群隔開、彼此發出吶喊想要緊緊繫著唯一的可能性,然而這可能性總是在要被抓住之前被夢境打斷,
為甚麼上天總不能讓他如願見到他所呼喚的誰,非得要用這般殘忍的方式告訴他這一切只是夢境,
然而為甚麼呢,他會覺得在夢境裡的人他似乎快要見到面了,為甚麼會熟悉的讓他忍不住流下眼淚,為甚麼……

六道骸帶著他們離開居住地已經是夏天的事情了,那時候政府正在拆除違章建築,理所當然的他們的住處會被拆掉,
雖然政府安排給他們一個更加完善的住所,但對他來說就只是個住所罷了,還是有著自己味道的狗窩最適合他,
那名少女縮在角落瑟瑟發抖,他想都沒想的將自己手上的濃湯分給少女--他根本不屑吃政府分發的食物,
他注意到少女仍然穿著那時他所給她的外套,明明都已經是夏天了、少女彷彿沒有感受到季節變化似的,只是呆呆地看著窗外甚麼也沒做,
與他們相比,少女簡直是格格不入的存在。

因為長期只吃自己口袋中的口香糖,而且過了好段時間口香糖也吃完了,最後在他不屈不撓的意志下、他還是離開收容所了,
闔上眼睛的時候他用微弱的聲音想要詢問少女的名字,他只說了前面的音節、就閉上眼睛再也沒有醒來過,
可是他還沒追上那個夢中的人呢,就這麼閉上眼睛真的好嗎?明明還有好多好多話沒說不是嗎?
但已經來不及了吧,自己的愚蠢還是害得他提早離開這個世界了。

他常常做著一個夢,夢裡的他在呼喚著誰的名字,而且越來越清晰,
庫洛姆、庫洛姆、庫洛姆……好不容易在這個世界又遇見你了,結果卻還是必須要跟你分開,
所以說到底為甚麼啊……他們之間的命運就只能是分隔兩世嗎?
他還是在追著甚麼,目光始終都沒有停下來,就只是不停地追著、追著、直到他的世界抵達盡頭。








後記:

雖然是BE,但是不得不說我原本是想要讓犬走上計畫的軌道,現在看來他沒有歪成計畫真是太好了(抹)
看完你的名字之後就想寫一個這樣的故事,雖然想寫的梗因為六道骸(真的是因為他)所以甚麼都沒有了
下一個世界的犬會跟庫洛姆再相遇嗎?不斷的追著庫洛姆、總有一天會追上嗎?
那麼下一年也多多指教了。

啊說起來……也要十二月了啊……好久沒在庫洛姆的生日上發便當了(...)

评论
热度(2)

© 夜里 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