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里 陽

灣家人,日記與隨筆的小天地。
主打作品:遊戲王GX(劍山中心)/Unlight(康拉德中心)/KHR(獄寺中心)

神所鍾愛的謎題

前言:

參加了對岸所舉辦的布朗寧生日企劃,主題是謎題、是參加者中唯一一個寫上有CP的人(抹)
在這種地方太過特別我感覺也是滿不可思議的(遠目)
參加者裡面有在後花園就認識我的,莫名覺得自己在寫這對上也算是洗版洗出名了吧(X)

設定上是前世捏他、至於兩位主角在文中各自的角色還請慢慢欣賞w
畢竟也算是很久沒寫這對了,大概理解上又有點偏頗...不過還是我家流就是了(?)

那麼以上都沒問題的話請繼續往下w


我將此謎題獻給最敬愛的偵探大人。



-------------------------------------

 神所鍾愛的謎題






※CP:康拉德x布朗寧
※布朗寧生日企劃使用文






眼前已經是這起事件的第三具屍體。

最接近神的使者表情駭人的躺在教堂正中央,光線透過彩繪玻璃灑落在使者身上,使得現場增添些許魔幻的氣氛。被委託的魔都私家偵探大衛‧布朗寧此時蹲在屍體身邊不斷以放大鏡來回調查現場,沒有查到一點蛛絲馬跡錢恐怕都不會從眼前的情況移開視線。

「調查的怎麼樣了?」
「唔……恐怕還需要一些時間,現在只能看出兇手是同一個人而已。」
這次的委託人是個看來精壯的祭司康拉德,有不少案件的第一發現人也都是他,布朗寧在心裡雖有懷疑他,卻因為偵查時證據不足而暫時將他視為發現者而非嫌疑者,現在儘管想要重新懷疑他也沒有證據,也只能將就點先放過對方的可疑性。
康拉德在聽完布朗寧的報告後拍拍他的肩膀說聲辛苦了後就離開現場,每到下午四點便是這間教會進行禱告的時間,布朗寧曾經應邀去參加過一回,卻因為天生就是無神論者而差點打起盹來。避免被教會的人說自己汙衊神的旨意,他在康拉德邀請他一起進行禱告時很識相地拒絕了,同時也多出了不少時間繼續眼前的調查工作──可以的話他想盡早抓到犯人,畢竟連續殺人案可是棘手的案件,即使是早已腐敗的魔都也能稱上是大新聞。

(嗯?剛才有這個嗎……)
布朗寧在屍體旁邊有了意外的發現,就像是被甚麼吸引那般地讓他將新的發現撿了起來,些許白色的粉末沾上死者的衣襟,讓布朗寧的猜測不自覺朝更糟的方向走去。莫非這不僅是一樁連續殺人案?他迅速將線索寫入自己的筆記本裡,思考著該往哪個方向繼續偵查下去,他唯一能肯定的是、他果然注定被捲入麻煩的事件裡。


教堂裡迴盪著莊嚴的聖歌,雖說有點語言底子但仍然分不清楚是哪一國的語言,他站在教堂門口聽了好一陣子,一直到幾乎要結束了才有人注意到他的存在。最先注意到他的是穿著聲樂隊服慌慌張張衝出來的少女,見到了他僅是匆匆點了點頭就往自己的目標衝去。

「布朗寧偵探終於對神的話語有興趣了?或者案情有進展,想與神傾訴?」
「呃……是後者。」
不想與對方周旋在無意義的話題上於是簡單扼要地交代自己的發現,並且向對方申請能夠到教堂深處搜尋的許可,康拉德低下頭沉思許久後點點頭,不過他再三交代布朗寧不能在晚上十二點後還進入教堂,雖然這規定讓布朗寧匪夷所思,但為了盡快破案也只能先答應了──反正這教堂這麼陰森,誰會想要在這邊待到半夜啊……

等到禱告人潮都散去了之後,布朗寧才終於正式進行教堂內部的搜索,不過就如同自己想像的一樣並沒有得到多餘的收穫,唯一真要說的話是教堂上登記出門的紀錄單,幾乎所有被殺害的信徒都曾經在被殺害當天申請深夜出門過,不曉得這是不是破案的線索?姑且將他記錄在自己的筆記本上後,布朗寧打了個呵欠決定小歇一會。
這一會起來,他就發現事態不對──已經深夜了。

「唔啊……這要是被那個一板一眼的祭司發現了,肯定會被臭罵一頓的……」
布朗寧一邊整理著衣襟一邊搔搔頭走出教堂,才剛走出門就發現有甚麼不對,空氣裡瀰漫著一股事件的氣味,會是哪裡呢?循著偵探的直覺往沒有路燈的小巷移動,一路上小心翼翼就怕隨時會成為無辜的犧牲者。就在轉角處他停下腳步,前方有兩個人正說著話──其中一個還是他熟悉的聲音。

「……神的旨意你仍不接受?」
「不……我的神並不在這裡,即使您再怎麼脅迫我也……」
康拉德正在要求著某位少女接受神的旨意,但那名少女似乎不接受,接著就傳來一陣高亢的尖叫聲和拉扯聲,布朗寧趕緊衝上前想從康拉德手中搶過少女,在他眼前展開的卻是更加殘酷的真相。

「康拉德祭司……難道你是……」
架在少女脖子上的刀以及少女身上多處的傷口已經可以證實這段日子以來的連續殺人案最有可能是由誰引起,但布朗寧只是瞪大了眼睛站在原地,不曉得該做些甚麼反應才好。

「到此為止了嗎,明明要你別駐留此地,這是神對我的懲戒、又或者是對你的呢……」
「回答我!你就是……殺人兇手嗎?」
他是不願意相信這事實的,畢竟康拉德在這段期間內表現出的表現還是個相當正常的普通人,但康拉德沒有反駁、只是露出笑容──而在路燈的照耀下,那笑容看起來更加駭人。

「你好不容易解開謎題,卻要陷自己於危險之中,該說你是不被神眷愛還是毫無運氣呢……布朗寧先生,想與異教徒溝通可是一樁困難之事,為了使對方信仰、不展現神蹟該如何使人信服呢?」
他沒有接上康拉德的話語,只是靜靜地注視康拉德離開,而他則是愣了許久後才想起要確認少女的狀況,將少女送往醫院的路上他一直思考著自己的行為是否正確,但僅有車內播放的古典樂陪伴著他一路沉默。

他是解開謎題了,卻留下了更巨大的謎。






後記:

因緣際會之下參加了本次企劃,要撰寫謎題這方面就想要把之前的大善教徒x無神論偵探的梗拿出來玩,這篇的康拉德已經是大善信徒,為了尋找志同道合的信徒四處抓人,一旦發現對方並非他們需要的人才就殺掉(古斯的話應該是全都要,但康拉德比較……衝動一點?)

布朗寧本來也是他想找的人才,但是他已經注意到布朗寧正在懷疑自己,所以改選了少女(雖然是影射夏洛特但文中並不是夏洛特),然後布朗寧幸運E的撞見了、之後就是文中那樣。……其實並不清楚自己想表達的有沒有好好表達出來呢……謎題雖然解開了卻給布朗寧更多的謎題,大概是這樣的感覺吧?

那麼布朗寧生日快樂、我是小陽下回見OwO

评论

© 夜里 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