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里 陽

灣家人,日記與隨筆的小天地。
主打作品:遊戲王GX(劍山中心)/Unlight(康拉德中心)/KHR(獄寺中心)

某個午後、惡作劇的命運




※CP:快米、銀河眼雙龍
※給厄流的賀文



01.

他好不容易踏入了人類的網咖想一探究竟,煙霧瀰漫的不舒適讓他瞬間想要逃出這個密閉空間,不過他還約了一個人在這裡見面,要是現在離開了就會被說是臨陣脫逃了。四處觀望了一會就看見約定的人影,在一旁沒有菸味的VIP室悠閒地喝著手上的咖啡,該說是自己的勁敵果然與自己想法相似嗎?他信步走向VIP室,打開門的瞬間他感覺到不對勁。
不對、這是甚麼?雖然說他的確是看見了,但為甚麼會是這等光景?

「……為甚麼……你是誰?」
「主人吩咐我前來此地迎接,另一位銀河眼使。」


02.

他在自己的研究室裡鑽研著該如何讓失敗的實驗圓滿結束的方法,為此他不得不翹掉與重要勁敵的約定,畢竟要處理這個情況還是十分麻煩的,他可不想就此壞了他跟勁敵的感情。話說到他本來只是想研究如何讓那兩頭高貴的龍實體化於這個世界上,怎知道能量一時之間控制不住、一陣耀眼的光芒在眼前爆發開來,再睜開眼時就發現自己的卡牌成為了真正的「人類」。
見著自家的龍頂著自己的長相以冷酷的眼神上下打量了自己,他也不由得歛起表情與對方面面相覷著,所幸他畢竟是自己的龍、當他說出要那隻龍代替自己去與勁敵赴約的時候,他楞了幾秒還是答應了。
話說回來,自己張開翅膀的模樣原來是那個樣子嗎……他揉了揉眉心,現階段還是趕緊把問題解決比較好,他又把自己埋進了程式之中。


03.

「所以你是天城快斗的……那隻龍?」
對方還是一邊喝著咖啡一邊點頭回答自己的問題,這樣也就可以解釋他在踏入VIP室時那種奇異感是從何而來,聽了對方簡單扼要地說明自家主人的經歷後,他悄悄嘆了口氣、向對方詢問實驗室的方向。

「主人無法見客,要我先跟你打場遊戲。」
「……遊戲?」
只見對方慢慢地站起身來並從一旁搬出了兩台筆記型電腦,將其中一台交給對方後自己也打開了電腦開關,他如法炮製、發現桌面上只有一個圖示,看起來就是這個了吧。

「這是甚麼?」
「模擬射擊遊戲,你會喜歡的。」
果然還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問出實驗室的方向比較好,沉默地坐在對方對面也跟著打開遊戲,與龍打遊戲雖然是求之不得的體驗,但他可不想浪費時間在這種遊戲身上──尤其是他發現自己進場不到十分鐘後就感到頭暈。
可惡、這種恥辱還是第一次……


04.

他縮小到最底下的遊戲主畫面提醒有人從其他地方登入,他的眉頭皺得更厲害、趕緊用遠端將自己的帳號搶回來,同時繼續手邊的工作。在確定一切沒什麼問題後按下Enter鍵、又是一陣刺眼的白光,這一次原想說差不多該成功了──張開眼睛一看卻是與自己的勁敵長得類似的少女站在自己面前。

「……你也會用這種卑鄙伎倆了啊、真是不配做主人的勁敵。」
「你會錯意了。」
沒想到要怎麼跟對方解釋,更何況對方的龍化作人形後居然是位少女這才是他最訝異的,他吩咐了對方千萬不要亂跑後又一頭埋進程式與程式建築的桌面中。
他甚至連招待客人的茶都沒有讓軌道七端出來。


05.

在經過了好幾場單方面的殘殺之後,他一邊揉著太陽穴一邊提議──雖然這有損自己的自尊──要不要稍微休息一會,對方慢了半拍後點了點頭,默默將筆記型電腦都收到袋子裡,看了看牆上的時間起身。就在這時候他感覺到自己的牌組以往的氣息似乎飛向了遠方,他著急著拿出額外牌組一看、果然不在這裡。

「……你們把時空龍弄到哪裡去了?因為打不過我所以就用卑鄙伎倆嗎?」
「他在主人的實驗室,跟我來。」
他們穿過煙霧瀰漫的網咖區,一路走到了陽光耀眼的大街上,刺眼的陽光幾乎讓他睜不開眼睛,突然間有個物體替他遮擋了陽光──是翅膀、宛如銀河般閃閃發亮的翅膀透著陽光似乎更加美麗了,這就是銀河眼最吸引人目光的地方……他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想要觸摸,但對方只是冷冷地要他抓緊就飛上了青空。

說起來好像曾經有這樣的回憶,與龍一同高飛甚麼的。
不過是甚麼時候的事情呢……他吹著風、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06.

這一次就不會再出差錯了吧,他搔著頭、面對修改無數次的程式碼悄悄地嘆了口氣,一旁的少女雖然從頭到尾都如她主人那樣嘲諷著他,卻也是乖乖地留在原地等待他將程式修正完成。正當他要按下Enter鍵的時候,一旁的玻璃突然間被不明物體打碎,他定神一看、自家的龍居然帶著勁敵過來實驗室了。

「我不是叫你留住他嗎。」
「是我的主意,因為另一隻龍在這裡。」
……他仔細想了想的確十分合理,要是發現了自己家的龍離開他的牌組,就算是自家的龍恐怕也攔不到這位龍族狂熱者。至於原本一直在一旁嘲諷他的少女見到自己主人反而沉默了下來,而她的主人也在見到自家龍的模樣一樣愣住了。

「……你的癖好真是不敢恭維,天城快斗。」
「那不是我能決定的,不如說你家的龍八成從一開始就是女的吧。」
又或者說是跟主人一樣的性別詐欺……不過好不容易完成了重要的程式,他可不想被自己一句話挑起事端、最後又功虧一簣。



07.

在那之後又經歷了好幾次失敗的結果,不過一番折騰後總算是讓兩隻龍都恢復到卡片的模樣,事情解決的功臣也是始作俑者的天城快斗此刻正全身癱在待客室的沙發椅上稍作休息,而作為突如其來的客人、米札艾爾也只是一遍又一遍靜靜的看著自己牌組裡的銀河眼時空龍,要是忽略一整個下午所發生的鬧劇,看起來還真是一副美景。
所以說今天到底算甚麼啊,先是莫名跟龍打起了射擊遊戲,再來又莫名了解自己的龍真實的性別,不過撇除是自己長相來看,其實他的龍還是挺美的……

「……就衝著這一點,姑且還是要感謝你……」
「要感謝我的話就拿出行動,不要口頭上說說。」
說完他一把把米札艾爾攬進懷裡,放下他手中的銀河眼光子龍、使他交疊在銀河眼時空龍的卡片上,至於這個下午究竟是不是命運的惡作劇……見證者也就只有那兩隻龍了。




後記:

最後還是打了一個非常擦邊、連擦邊都不到的球,總之慶祝厄流生日就寫了一篇有龍有人的故事,人龍與人人都有我真是了不起(自己講)
故事簡單來說就是某個午後所發生的意外插曲,稍微為了寫長而用了分段式的寫法,因為成年了所以也可以去網咖(被迫)打了某個射擊遊戲真是太好了呢(?)
雖然認識時間不算很久,不過無論是一起跑團或是一起聊天還有很多很多事情都受到指教,祝你成年生日快樂、以後也請多指教了ODO

评论
热度(8)

© 夜里 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