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里 陽

灣家人,日記與隨筆的小天地。
主打作品:遊戲王GX(劍山中心)/Unlight(康拉德中心)/KHR(獄寺中心)

銀河捉迷藏







※CP:快米





對於活了許久的巴利安來說並不需要任何信仰,即便是轉生成為人類這點也亦然,
米札艾爾只是喜歡上那片賽璐璐玻璃被陽光投射至地面上的七彩碎片,這會讓他想起很久以前看過的銀河,
將手伸向玻璃、感受逐漸升溫的手心,米札艾爾有時候會浮現「這種感覺也不壞」的想法,
偌大的教堂裡只有他一個非信仰者享受著片刻的寧靜,被溫柔的星光守護著、像是做了一個長遠的夢,
明明事實的真相就擺在眼前,他卻無論如何都不願再踏出這一步去探究一切。

起初只是一個像是惡作劇一樣的玩笑,米札艾爾一如往常的態度向那個人宣示自己的戰帖,
如果不接受的話就儘管躲藏起來吧,以銀河眼使的直覺不可能找不到另一位使徒的蹤影,
原本見對方沒有任何反應、大概是被當成愚弄的話語忽略掉了吧,結果在隔天他在這個城市裡就再也沒看過對方的身影,
當真的玩笑話怎麼樣都收不回來了,那是他第一次感受到何謂後悔的情感。

不過那也只是短暫的失落罷了,如果對方消失的話就去找回來不就得了,
銀河眼使無論甚麼時候都不會放棄,何況是尋找宿命的對手這件事,他從好久以前就一直在做,
米札艾爾開始在這個城市的每一個角落搜尋勁敵的蹤影,他不相信一個人可以消失得如此徹底,
何況在這個城市裡還有他最疼愛的弟弟,他不可能拋下對方、從此遠走高飛。

相信直覺和神明都是強化內心堅定的手段而已,這點米札艾爾明明也清楚、卻還是會不知不覺走到教堂裡,
他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些甚麼,如果這麼做就可以換回那個人出現在自己眼前,這世界上就不需要幫忙尋找走失人口的警察,
但也許只是期待並不會影響他的決心,因此他肆無忌憚地宣示自己並不信仰神,一面又祈禱著這份期待能有實現的一天,
金黃色的羽翼多出了揉碎的色彩,赤紅的眼瞳沒有聚焦的對象。

即使如此,難道米札艾爾就只能停下腳步等待對方回來嗎?他明明就不是甘願停在原地等待的人,
最後上路他也只能認為是上蒼的指示了吧,畢竟他無論如何都不願相信這個世界上有神明的存在,
曾經被他認為神明的存在墜落,在更早之前的記憶他已經想不起來--至少他有預感那不會是值得回憶的事情,
最後這個世界上一切事情都必須靠自己的雙手去掌握,輕鬆理解這一點後他收拾行李踏上旅程,
目的是收拾當年惡作劇一樣的玩笑話,以及收拾自己紊亂不已的思緒。

旅行的過程中米札艾爾時常抬頭看著銀河,真正的銀河與教堂裡的七色碎片究竟哪一個才是最耀眼的光輝,一時之間他居然說不上一個答案,
或許在教堂的光輝之下任何事物都像是得到救贖一樣,然而那已經與他無關、是過度遙遠的事物,
在兩個人都不知道的地方進行著捉迷藏,總有一天一定要把你找出來再一決雌雄吧,
把玩笑話抹消的辦法就是讓他成為真實,既然對方已經先下手為強、他自然也不能落於人後,
這一趟旅程究竟會有怎樣的故事等著他去發現,在那之中又會遇見他怎麼樣的面貌,他可是十分期待。

快一點去找到那個人吧,即使不用溫柔的聲音去指引他、他也一樣能成為笑著到最後的勝者,
掌控時間的米札艾爾,以及掌管光輝的那個人,在偌大的銀河裡尋找著彼此存在的意義,
等到終於找到他的時候,一定要說出「找到你了」這句話來嘲諷對方過度認真的態度,
在那之前得先要把自己的情緒完美的隱藏起來,等待對方成為鬼、找到他的感情的那一天。

米札艾爾知道他不需要任何信仰,他的能力足夠捨棄一切、直到他完成目標為止,
不過真正的原因只有他自己一個人知道,那片銀河、那個人、令人眷戀的光輝,才是他真正的嚮往。












後記:

突然想寫於是先寫了一篇無關緊要的隨筆,銀河捉迷藏實際上是LLSS的其中一首歌曲,
說到銀河想到米札本來就是件很正常的事(?)雖然通篇沒有提到快斗,不過大概是過於較真的個性突然發作的感覺吧(?)
其實我也不知道我最初設定的他們兩個到底會不會找到(...)不過為了一決雌雄,我相信他們可以的。

评论
热度(7)

© 夜里 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