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里 陽

灣家人,日記與隨筆的小天地。
主打作品:遊戲王GX(劍山中心)/Unlight(康拉德中心)/KHR(獄寺中心)

一年之際在於坑

其實我想寫的是「一年之際在於眠」然後正大光明的推廣睡覺...好吧大概不行,不過最近的天氣真的很適合睡覺、連我這種乖學生(?)都翹了好幾堂課睡覺了,可見這天氣真的很適合...
扯遠了,今年的大目標想來一個一個月一篇長篇來做驗收,這樣的話今年至少能完成十二篇,其中特別想把一些以前坑掉的東西拿出來寫,不管是重寫還是直接開新坑,都希望可以把當年的坑搞出來吧——當然我覺得現在寫完反而是開了新的坑的可能性也很大(躺)
那麼以下不計順序、開始來寫寫坑囉——


「錯誤的進化論。」
你牽著心愛之人的手,緩緩走向救贖一切的教堂面前跪下、虔誠的禱告,期盼你所犯下的罪孽可以得到救贖。
故事是從哪裡開始走上歧途?你更加緊握手中的刀,背向光明、執意往深淵墜落。

——劍翔.不哭泣的你與贖罪的幻想.天之音篇



「不可能的腳印。」
明明就是偵探不是嗎?所有的嫌疑人齊聚一堂,偏偏所有的線索全都指向了那名看來最爽朗的偵探,這是怎麼回事?
真正的兇手會是偵探,又或者是誰想要嫁禍給偵探?這件事情的真相、只有一個——

——劍山中心.腳印謬論(明星大偵探Paro)



「那一天以後的夏日。」
回歸裝置還沒有發明出來,那些依靠紋章的三兄弟沒有過來的午後,僅僅只有旅人與主謀者的小小茶話會,藍天依舊是如此清澈,
你為何最終選擇是希望?主謀者輕輕一笑、所說出了自己的答案。

——快凌.致幸福的你~後日談~



「輪盤繼續轉動。」
你的手裡抱著一只黑貓,他會帶領著故事繼續前行。
你的手裡握著了舵,他會帶領著幽靈繼續歌唱。
你的手裡抓著了希望,他會帶領著世界回歸天空。
那麼你的選擇——輪盤的勝利者會是誰?

——終ノ空計畫:R



「非人非怪的存在。」
多年後又回到了原點,接過了那間店的洗禮、仍然還是那樣的場景,卻覺得一切都變得不同——尤其是少了那名少女以後,
故事還能繼續下去嗎?三個人的、又或者是兩個人的贖罪。

——山本中心.Sunny Vampire 2



「我想把那個故事告訴你。」
那是個微不足道的故事,六十六億人口中微不足道的、每天都有可能發生的小小故事,但我還是想親口跟你說,只有你的存在才可以讓這個故事變得與眾不同,
你就是我的全部,所以我想跟你、再說一個故事。

——TWAW.那個夏天之後



「大雨不止的夜晚。」
所有人都各懷心思的夜晚,各自擁有各自的目的在街道上奔馳,最終能懲戒罪惡的並不是正義的化身,
那麼選擇吧,你的希望是終點還是回歸?

——班金.殘匣蓄猛



「繁星墜落的夜晚。」
我就在這個地方與你們相遇,自然而然地成為了你們最重要的人,我只不過是指引靈魂前往應該前往的方向,你們卻愛上了我們的故事,
在這最後一夜,讓我再為你們說一個故事。

——Unlight全員.Unlight Last Night.



「能再見到你真是太好了。」
文學少女的戀慕、一趟不可思議的冒險、意外之中慢慢交往的兩人,將愛與夢寫入自己故事裡的後半段,
只希望可以與你一起走下去,共譜下一個故事。

——TJ.在冒險之後(下)



「不存在於任何地方的房間。」
就像是成癮一樣戳著手機裡的小人物,每一天都與他對話、甚至忍不住許下了願——希望能夠見到真實的那個人,
於是在那一天夜晚你們見面了,在任何地方都不存在的房間、在任何地方都不可能實現的奇蹟,這是你與他的第一次見面。

——快米.咫尺之遙(AI paro)



「異色的世界。」
左眼與右眼所看見的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世界,相反的想法、就連未來也倒轉,最後到底該何去何從、他們之間的明日是否會到來?
真正的心願只有一個,將這一切全都結束於虛無、將左眼與右眼的世界合而為一。

——GX全員.Sunny Day(QC paro)



「遊戲開始吧。」

無論是你或者他都被捲入的遊戲,這一切全都是歸咎於譜曲家太過於寂寞而不斷加開的遊戲,

那麼最終的勝者究竟是誰?為了不讓遊戲結束,是誰會先付出真心呢?


--譜曲家組‧遊戲再開|第二輪

评论

© 夜里 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