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里 陽

灣家人,日記與隨筆的小天地。
主打作品:遊戲王GX(劍山中心)/Unlight(康拉德中心)/KHR(獄寺中心)

螢火

※CP:快米
※給快斗的生日賀文、警察怪盜設定





已經是第五次的交鋒,還是只能眼睜睜看著對方手裡抱著價值十幾億的寶物、乘著具有科技感的銀色羽翼消失在黑夜中,
新進警官米札艾爾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嘆氣著,下一次絕對要與對方一決雌雄,
分心恍神的態度讓一旁的納什看得有些頭痛,抓起桌上的夾層板就直接給米札艾爾一個敲擊--最輕的那種,
雖然米札艾爾很不滿地向納什提出抗議,不過他多少也知道自己的狀況確實不好、因此也只是抱怨幾聲就又坐回自己的位子上處理這次的案件報告書。

以各種高科技手段盜竊任何博物館內收藏物品的怪盜,今天也伴隨著淡淡的星光出現在夜空,
銀色的羽翼劃破烏雲、皎潔的月光反射在羽翼上,純白色的披風乘著風飄揚著,
今天將要偷到手的寶物是傳說中金龍所留下的鱗片,在陽光照耀下散發著金色的光芒,
以往避開警察已經是司空見慣的事情,但不曉得為甚麼怪盜今天突然換了條道路走,斗篷一揮就消失在無盡的黑夜中。

他在角落裡看見了比手上的寶物更加耀眼的事物。

上一次追捕他的警察被淡淡螢火所包圍,不知甚麼時候連月光都被烏雲覆蓋、只剩下一片螢火恣意飛舞,
淡黃色的長髮與宛如翅膀般的髮飾飛上幾隻點綴,就像是從童話世界裡走出來的場景一樣,
他想將眼前的景色偷下來,無奈手邊卻沒有相機一類的設備,看得出神的同時不小心踩到了掉在地上的樹枝,
在對方轉過身之前自己就又乘著銀色羽翼飛向夜空,那名警察察覺到異狀而開始奔跑、只留下被驚擾而消失無蹤的螢火。

米札艾爾深信方才出現在自己身後的就是上次讓他逃掉的怪盜,只是為甚麼會選在這種地方停下腳步、這並不像他的作風,
如果是自己被小看的話這可是不可饒恕的大事,米札艾爾自顧自的解讀怪盜的行為、一昧地將眼前的結果化作對自己有利的事實並加快腳步,
對方才剛起飛沒多久,只要順著風向就可以找到對方最後落腳的地方,如此一來就肯定能抓到這名怪盜繩之以法,
米札艾爾與對方的決鬥要在第六次就畫下句點--如果將剛才那連正眼也沒對上的情況也算進去的話,那就算是第七次吧。

啊啊、但是螢火為甚麼一直跟隨著他呢?米札艾爾奮力揮著手想要將停在他髮絲上的螢火全都趕跑,
那一閃一滅的光火特別讓人心浮氣燥,總覺得螢火像是要提醒自己甚麼事情一樣,偏偏他又無法分心去猜測螢火的心思,
說到底為甚麼他要去猜測這種沒有解答的事情呢?咎由自取可不是一名稱職的警察應該做的事,
現在最要緊的就是去逮住這名膽大包天的怪盜,確立自己將來的地位、將這場彷彿永遠不會結束的決鬥結束。

怪盜手裡握著今天剛偷到的金色龍鱗,心裡想的卻是那片在黑暗之中所看見的螢光,只是個淡淡的輪廓、但總覺得以前也在哪裡見過這般光景,
想要盜取的東西已經不只是手上這枚龍鱗,認為最重要的東西才是寶物、才有值得被自己盜取的價值,
氣喘吁吁跟隨在自己後頭的警察頭上還沾著幾隻螢火,運動過後汗珠從額頭滴落、月亮才剛剛探頭出來,多麼像某個世界曾經發生過的事情,
他們或許真的是勁敵,也在同樣的地方進行過決鬥--但那些與他們都沒有關係,僅僅是既視感作祟著、想要將他們引入錯覺漩渦中,
他們各自擺好了架式,只要有個人移動了戰鬥就算正式開始。

「為甚麼、為甚麼在我背後……這是瞧不起我的能力嗎?」
「只是歇腳,與看不看得起無關。」
螢火不知不覺中已經圍繞在他們兩人周遭,雖然是緊張的氣氛、卻瞬間被螢火營造成柔和的模樣,只差一段優美的音樂恐怕就會讓人喪失戰鬥鬥志,
警察與怪盜本身就是宿敵般的對立存在,但是接受這層關係並加以利用不也不錯?
怪盜將龍鱗還給了米札艾爾,揮動身後純白色的斗篷、搭著銀色羽翼又再次乘風而去。

「等等!」
「我下一次會偷走的,那陣光景。」
並不認為自己的允諾有幾分值得相信,只是覺得既然是怪盜、放下一兩個預言應該也不像甚麼奇怪的事,
那淡淡的螢火襯托對方的側臉很美,淺黃色的頭髮在風中飄揚的時候配著淡淡的螢火映襯,是否想要勾起他關於其他世界的一些回憶?
不過那些世界也與成為怪盜的自己無關了,不存在「  」與「  」的世界、兩個人用不同的方式相會,
這不就是一種緣份嗎?

有一天他會追上自己的。



「你說你昨天遇到那位怪盜了?為甚麼沒有把他抓起來。」
「他說……下次會偷走那陣光景……」
米札艾爾將被盜取的金色龍鱗歸還給博物館,自己默默地與納什看著展示櫃失而復得的龍鱗、在這句話之後幾乎就沒有再開口過,
納什儘管知道那名怪盜的含意,然而卻不敢猜測對方下一次的行動究竟是想做甚麼,
畢竟只要是怪盜想要的東西沒有一樣是不會被偷走的,如果是那副光景、如果是他所設想的那副光景--那麼米札艾爾最終會與螢火落入對方的手中吧?

在察覺真相之前,他們會共度相同的時間、成為既往的敵人、面對同樣的光景並發出一樣的感嘆,
在那裏,沒有逐漸喪失的空氣、與逐漸模糊的視線。












後記:

螢火其實相當於回憶光暈之類的東西吧,在其他的作品中被稱做玉響,簡單用了那樣的意象寫了一篇偽造的警察怪盜文
文末有把小小的刀片,畢竟是人家的生日賀文總覺得寫得太刀也不是好事(抹)
時間上有點趕,真正的禮物已經即將在路上了,到時候也請查收w

生日快樂,快斗君。
能夠認識你真是太好了。

评论(6)
热度(4)

© 夜里 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