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里 陽

灣家人,日記與隨筆的小天地。
主打作品:遊戲王GX(劍山中心)/Unlight(康拉德中心)/KHR(獄寺中心)

轟爆五題隨筆

響應群內命題活動所寫的,為7/16的日更。

TAG分別為:魔法世界/夏日祭典/掌中戀人/夢境/獨家新聞

有自家私設請慎入,基本上都是轟爆、其他注意事項標在標題旁邊,

以上、OK?







【鏡中自我】※魔法少女まどか設定延伸/無性轉

依靠著爆炸在空中不斷移動,在手心上匯聚一點一滴的能量準備給眼前的獵物一個大驚喜,
一旁的夥伴藉機冰凍獵物的行動、瞬間結凍的「結界」哪怕只待上一小段時間也讓人止不住發抖,
對於狩獵無辜之人靈魂的魔物,他將送上堪稱是煙花一樣豪華燦爛的爆炸送她歸西,這對魔物來說搞不好還是種榮幸也不一定,
輕輕打響了手指,絢爛的煙火在魔幻的空間中瞬間引爆,任務結束。

解除了變身狀態,爆豪跟轟移動到附近的咖啡廳開始檢討剛才的戰術有甚麼缺失,當然大部分都是爆豪單方面的抱怨、而轟偶爾不甘示弱的回擊而已,
之後他們還是討論了下一次行動要到哪裡巡邏,以及哪裡是最有可能聚集「魔物」的場所,
這一點他們都不約而同地認為學校跟商場這類人來人往的場所是最有可能孵化魔物的地方,不過辦公大樓那種人也多、但沒有特權就不能隨意進入的地點也很讓他們困擾,
不想把功勞拱手讓人,今天晚上決定先到學校附近勘查,剩下的就等明天再考慮。

將手上的靈魂寶石作為照明工具在漆黑的學校四處搜尋有無可疑人影,靈魂寶石的光輝也始終維持著一定的亮度,
雖然只要使用過度的話寶石會逐漸變得漆黑混濁,不過無論是轟還是爆豪本身都很注重這件事,拿到手的種子也肯定會兩個人平分使用,
儘管嘴上總是囔囔著這次的功勞是我、爆豪對於自己認定的夥伴還是十分重視的,這點讓轟十分放心的信賴爆豪,
制定了各自的巡邏路線後,兩人約好時間與碰面的地點便開始今晚的巡邏。

轟的巡邏路線並沒有發現甚麼異狀,正想要跟爆豪報備的時候轉角處突然出現一名少女往天台的方向跑去,
身上穿著不是自己學校的制服,查覺到有可能要發生大事的轟不顧跟爆豪聯絡這件事、以最快的速度追著少女的身影一路上了天台,
在天台欄杆旁少女的身影搖搖晃晃著、微微傾斜的四十五度角令轟稍稍退後了幾步,做好隨時都能變身的準備上前制伏少女,
從少女握緊的拳頭中掉落了一個圓圓的物體--被染黑到看不見光芒的靈魂寶石發出細微的破碎聲,小小的雛鳥啄出破洞、準備翱翔天際。

「這是……」
轟知道眼前的景象是怎麼回事,他很快的變身並想辦法連絡上爆豪,但無論怎麼樣都像是在圈外似的,
整座結界就像是由數量龐大的鏡子作為建築材料似的,四面八方都映照出猶豫不決、不知道是否該前進或者後退的轟的身影,
話說回來方才的少女手上既然握著靈魂寶石,是不是代表她也是這座城市的魔法少女?既然如此,變成魔物是他們最後的下場?
不……既然事實都擺在自己眼前,不是不能相信而是不願相信的吧?等到他們魔力消耗殆盡的時候,他們也會變成魔物……

映照出自己迷惘表情的魔物,鏡中的自己左半身正劇烈燃燒著、最終化作與人類大相逕庭的魔物。

「陰陽臉、你還站在那邊發甚麼呆?給我動起來啊!」
爆豪衝到自己面前與巨大的魔物搏鬥,與以往一樣猛烈的攻勢與煙花,卻讓轟不禁思考起要是他也成為這樣的存在,爆豪會不會送他最後一程?
越是思考行動就變得越加緩慢,好幾度要被魔物抓住、每一次都是爆豪及時救下自己並怒斥著認真點戰鬥,
不能再扯後腿了,轟對準映照出自己身影的大鏡子,以右手噴射出火焰試圖毀壞鏡中那虛幻的身影,
那不是他所希望的未來。

和平常一樣掉落的黑色種子,爆豪清除掉自己部份的漆黑後就拋向轟,要他清完後就交給那只生物處理,
轟只是盯著種子看,鑲嵌在上頭的小小的鏡子只映照出轟左半邊的燒傷痕跡。



【兩個人的煙火】

「那、那個,最近有夏日祭典,轟君跟小勝要一起去嗎?」
『不去/抱歉。』
面對兩個人十分有默契地回答,綠谷只是說了「是、是嗎……」就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沒有再說甚麼,
說的也是啊,認識多年的爆豪就不用說,轟看起來也不像是會對夏日祭典有興趣的人,還是等等再去問麗日跟飯田吧……綠谷嘆了口氣。

倒不是爆豪跟轟不喜歡夏日祭典,只是一個純粹不爽綠谷、另一個則是當天還有事情,很自然就拒絕了綠谷的邀請,
祭典當天幾乎整個宿舍的人都去祭典了,只剩下他們兩個在宿舍裡念書,好趁機提升自己的實力,
不過宿舍比平常冷清、不知怎地轟總是無法集中精神,便將書擺在書桌一旁,打算到外面呼吸下新鮮空氣後再回來念書,
就在走下樓的時候他遇到剛從房門走出來的爆豪,對視的時候兩個人同時發出了「啊」的聲音,看起來想的事情都差不多啊。

兩人毫無目的的晃到宿舍附近的小山丘,遠遠可以看見夏日祭典攤位的燈火在遠處搖曳,
雖然轟試著要與爆豪聊天,但爆豪仍然像是所有人都欠了他幾百萬似的說話很不客氣--畢竟是爆豪、多少也已經習慣這種態度了,
只是這樣話題太容易中斷了,導致他們的談話一直都沒有超過五句話,大部分都是沉默的時間,
就在轟覺得差不多該回去念書而起身的時候,爆豪一隻手將他拐坐下來,並說著差不多要開始之類的話。

那一瞬間夜空被碩大的煙花佔據,轟在那瞬間看清楚爆豪臉上因為煙花而顯得興奮的側臉。

「夏日祭典原來還有煙火的啊……」
「啊?你沒有童年嗎?我從以前就知道這裡了,那些白癡還在河堤邊人擠人的,只要在這邊就可以看完整場煙火秀了。」
爆豪望著煙火的眼神閃閃發光的,就像是個小孩子一樣--雖然這話要是說出口的話大概會被他炸到天邊,
沒有夏季祭典的熱鬧,只有兩個人、跟持續綻放的煙花陪伴的夏天,成為了溫暖而絢爛的回憶留在兩人的腦海裡。



【五公分的戀人】※同居、交往前提

爆豪變小了。

轟是在打開房門時沒看見自己戀人的身影,在房子內搜索好一陣子,最後才在沙發的抱枕上找到暴跳如雷的爆豪,
這麼小一個、雖然因為爆豪的聲量本來就很大還勉強聽得懂他在說甚麼,但是剩下的幾乎甚麼都看不懂,
本來爆豪一生氣起來就會喪失大部分的溝通能力,現在變小以後更是完全不曉得該怎麼與他交談,
從來沒有處理過這個狀況,說來為甚麼爆豪會變得這麼小他也沒有頭緒,要是放任他在家裡隨便亂跑又會有危險,
轟在思考過以後將爆豪放回枕頭上,並到自己的寢室裡拿出了捕蟲箱。

「雖然會很辛苦,不過爆豪、為了你的安全先到裡面去吧。」
爆豪在自己的手心裡噴著火花以表示自己的憤怒,但是這麼一點火花跟爆炸根本不痛不癢,何況轟還是用右手抓的,
最後爆豪不情不願地待在捕蟲箱裡面,轟則是趁這段時間趕緊上網調查到底該怎麼辦才好。

打開班上的群組詢問了幾個人的意見,但似乎沒有人有好的意見,飯田雖然提議去找相澤不過他會不會幫忙還是個謎,
如果帶上限量睡袋能不能換到他的一次幫助呢,或者說去調查看看有沒有人有使人變大的個性,搞不好這還是比較可行的方案,
轟在房間與客廳之間來回跑了好幾趟,忙了一整個下午最後累得癱坐在沙發上,爆豪則在箱子內用火花引起他注意,
還是想要出來透透氣吧?轟小心翼翼地抓起爆豪放在手心上,仔細聆聽他到底想要甚麼,
爆豪就像是抓到了機會一樣在轟的面前施放了一個巨大的火花,雖然造成不了甚麼傷害、不過還是有疼痛的感覺。

「會痛……」
爆豪好像很得意的樣子,轟沒有打算對這麼小的爆豪做甚麼回擊,現在的情況並不對等、搞不好反而會害爆豪受傷,
小小的嘆了一口氣後又將爆豪放回了箱子裡,一整晚都工作的話應該會找到甚麼線索才是,
跟爆豪說了今晚可能要熬夜之後就把箱子放在房間裡,自己則是在客廳裡抱著筆記型電腦一條一條搜索。

不過本來就不擅長熬夜的他,很自然地在搜查到一半時就睡著了。

「……這個白癡,不會熬夜就不要勉強自己啊。」
「你變成那樣的話就沒辦法冷靜下來……咦?」
不知不覺天已經亮了、爆豪也變回了原本的大小並遞過了一罐冰涼的罐裝咖啡,自己到底是甚麼時候睡著的、爆豪又是甚麼時候恢復原狀的?
順手接過咖啡道謝了一聲,看情況爆豪好像也沒打算解釋究竟自己是甚麼時候恢復原狀的,說不定那個狀態僅僅也持續一天而已不需要大驚小怪,
還真是遇到事情沒辦法冷靜下來呢,轟手裡握著咖啡、微微的苦笑著。

「……謝謝你了,陰陽臉。」
「嗯。」
還疲倦著的身體輕輕靠在爆豪身上,這一次很難得沒有被對方給推開。



【英雄之夢】※Psycho-Pass設定/接續 非正規命令/可能是下篇的開頭

那個孩子有很好看而且不會讓強迫症發作的紅白兩髮色,他從很久以前就知道對方是那位大警官的兒子、將來也一定會成為警官,
本來他們的世界是不會有交集的,一場縱火案改變了他們兩人的命運,
他對那個孩子伸出了手、就跟電視上的英雄一樣露出了微笑,因為英雄總是這麼告訴他們的、「害怕的時候更是要露出笑容」,
他們在那個時候都沒有能力成為英雄,最多就是披上棉被過過當英雄的癮,所以能不能逃脫出去老實說他也不能肯定,
但是那個孩子需要他,在那個時候他是這麼判定的。

「相信我吧、我可是英雄啊!」
真是令人懷念的事情呢,他這麼想著、感覺周遭與記憶裡的場景有些違和、這時候的火不應該這麼猛烈才對,
一眨眼的時間他伸出去的手已經被火舌吞噬,那個孩子的身影也被捲入火焰的盡頭、再也看不見了。

果然還是希望可以拯救那個孩子吧,如果自己在當下已經是個英雄、能夠拯救更多人的話,那個孩子就不會露出這麼害怕的表情,
左眼上的燒傷彷彿在時時刻刻提醒著自己那場縱火案的記憶,挫折與不甘心的感覺就像火焰襲身般難受,
用自己的方式一路搜索著那一次縱火案的兇手究竟是誰時,他的犯罪係數早就超過社會可以容忍的範圍、成為了社會上不被接受的一員,
距離自己心目中的英雄越來越遙遠,與那個孩子有關的記憶也漸漸的被他強制忘卻。

要是讓那個孩子發現自己當年的英雄其實是個潛在犯,肯定會讓他的夢想破滅的吧?

「爆豪,你也曾經想要成為英雄吧?」
然而那個孩子卻帶著這句話又重新出現在他的面前,真是諷刺的結局、不過不知怎地他有一種安心的感覺,
這也許就是夢一樣的最好結果吧。

「……睡著了啊,真是糟糕的夢……」
雖然口頭上這麼說,爆豪臉上卻出現了笑容。



【獨家新聞】※他人第一視角/爆豪英雄名使用爆殺卿

根據掌握到的最新情報,兩位頂級英雄應該是在這裡進行秘密約會才對,沒想到、沒想到那個少女們心目中的白馬王子居然已經有情人了!
而且對象還是不管大人小孩、好人壞人全都會怕得說不出話的惡役英雄爆殺卿,這真是非常戲劇化的發展啊!
雖然焦凍因為很多原因非常不喜歡面對新聞媒體,不過就如消除磁頭也有上電視的一天、我一定會用盡全力挖掘出他們兩人約會的愉快時光!
……到時候、到時候還要再去關東煮攤買醉……我的白馬王子啊……

喔喔、前面那兩位不就是目標人物嗎?穿得雖然十分普通,不過因為兩人的顏值都很高,所以怎麼穿都非常帥氣呢,
一旁的女生也議論紛紛,看起來也沒有刻意要變裝隱瞞身分的樣子,不過也說不定兩人只是覺得這樣比較自然反而不會讓人起疑呢,
話說回來從剛才開始他們兩個人就只是肩併著肩、也沒有要牽手的樣子,他們真的是在交往嗎?或者說這只是謠言呢?
但是我的工作不就是要將謠言破解嗎!好--打起精神繼續向前進吧!不懈前進、永無止盡!

他們在咖啡廳裏面各點了一杯飲料,也沒有含情脈脈地注視著對方、只是安靜地喝著自己手中的飲料,
難道真的是謠言?不對不對、說起來為甚麼他們兩個要一起到咖啡廳呢?這肯定就是約會的啊!
根據資料顯示,兩人都是對甜食不太擅長的類型,所以來到咖啡廳只有喝飲料這是十分正常的事,對、我一定要找出他們正在交往的證據!
……可是、可是……我還是希望自己有機會比較好啊--

啊、目標開始移動了,這一次他們又要去哪裡呢?欸、服飾店?兩個大男人來這種店果然就只有約會沒錯了吧?
還互相拿著衣服在對方身上比來比去的,雖然爆殺卿一副囂張的模樣但焦凍卻意外地露出十分清爽的笑容,啊啊啊不愧是少女殺手、心目中的白馬王子笑起來就是不一樣!
總覺得光是拍到這樣的照片就值得了,不過要找出他們交往的證據似乎還少了甚麼決定性的證據……
對了!他們沒有牽手的話,只要拍到接吻的照片就算是成功了吧?因為一般來說這兩個人在表面上感情這麼不好,要是能接吻那幾乎就是確定了嘛!

欸、欸欸欸欸?這一次他們居然進去了旅旅旅旅旅館?等等等等等一下我還沒有心理準備啊!
怎麼辦要跟進去嗎?跟進去的話要用甚麼名義啊?而且而且旅館的人會告訴我他們的房間號碼嗎?不會吧、不會吧、他們可是很注重個人隱私的啊!
難道這次的跟蹤……不對、搜查就要到此為止了嗎!唔……不過、我也有拍到好多張不錯的照片,想必這樣就可以--

「喂、從剛才開始就一直跟在我們後面,是哪一家編輯社的狗仔隊啊?」
「能請你把剛才拍的照片交出來嗎,這是我們個人隱私。」
欸?等等他們不是剛才走進去……欸、欸、欸--


今日收穫:被撕碎的照片、被刪光的記憶體、英雄焦凍的簽名。

评论(6)
热度(40)

© 夜里 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