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里 陽

灣家人,日記與隨筆的小天地。
主打作品:遊戲王GX(劍山中心)/Unlight(康拉德中心)/KHR(獄寺中心)

末日三十題

*我的英雄學院全員
*涵蓋配對:出麗、上耳、轟八、轟爆、切爆、爆出,其他見仁見智
*末日向、全員死亡注意
*其實沒有全員寫到對不起,我只寫了喜歡的幾個
*Tag估計打不下所以只打幾個

以上、OK?











【末日三十題】

1. 噩夢的開始

個性的暴走、將全人類全數埋沒,反噬的力量將人狠狠撕裂。
距離末日只剩下一個月。

2. 沒有一個人

無個性的人被失控的個性者殺害,失控的個性者被畏懼的無個性者殺害,
已經沒有正常人了。

3. 食物短缺

「⋯⋯八百萬,你能製造出食物來嗎?」
「不可能,我的能力已經⋯⋯再繼續使用下去只會⋯⋯」
八百萬話語的後續沒有人想要繼續問下去。

4. 救還是不救

倒在地上的是曾經的朋友,曾經一起站在體育場上相互競爭的朋友,現在卻——
綠谷從走廊上跑開了,他還沒有那麼多力氣正視這一切。

5. 廢城

除了雄英高中外,其他地方的人類幾乎都在自相殘殺中死去了,說來諷刺、英雄就是為了這種時候才要挺身而出的。
飯田不知怎的突然回想起他的哥哥,如果是現在的話哥哥會做點什麼呢?他推想不到。

6. 夜幕降臨

「⋯⋯喂、上鳴,可以⋯⋯借我靠著嗎?」
耳郎縮進了上鳴的被窩裡,即使不需要個性也聽得清楚的心跳聲,還帶著一些酥麻的電流。
耳郎睡著了。

7. 暴風雨席捲的夜晚

上鳴大概是第一個不能接受這件事的人,隨後他就往學院外面逃跑了,雖然怎麼跑也跑不過命運,但大家已經沒有能力再追上上鳴了。

8. 黎明第一槍

麗日說他聽見了遠方的轟隆聲,不是槍聲、或許是上鳴。
綠谷只是在黑板上、寫著大家名字的名條上找到上鳴的位子,畫上了一個叉。

9. 廢墟中伸向天空的手

「⋯⋯哪、小梅雨,我們會怎麼樣呢?」
「我也不知道,但是⋯⋯有一天我們也會回到那邊吧。」
梅雨將手伸向了天空,陽光照射著她早已枯燥的皮膚,如此疼痛。

10. 日記本的最後一頁

常闇只留下一張紙條就不知去向,綠谷照著紙條的指示找到了常闇所留下的日記本,最後一頁寫著「來世再見」。

11. 撕裂

「我不會在這裡等死的!你們這些膽小鬼就繼續發抖著等待末日吧!」
「小勝!等、等等啊小勝!」
綠谷要追上去的時候被轟抵擋下來,對著綠谷搖搖頭,隨後又坐回自己的座位。
誰都沒有餘力再插手管別人的事了,就算本來的志願是英雄也是。

12. 無聲地崩塌

幾個女孩子受不了現在的氣氛,已經無力的坐在地上哭了起來,梅雨雖然是其中最成熟的、卻也是一副疲倦的樣子。
1-A原本團結的力量在此刻已經無聲的崩解。

13. 集體自殺

峰田是第一個自行了斷自己的人,或許是受到他的影響,幾天後B班也有幾個人選擇自我了斷。
溫柔的那幾個人留下了遺書,到了大家都看不到的地方結束了自己——他們的理由全都是「不想要傷害到別人。」

14. 怒吼的火光

綠谷隱約能看見爆豪的火光,雖然很微弱、但他知道爆豪也在跟自己奮戰吧,他怎麼可以輸給爆豪呢。
儘管那都是無用的自我安慰,但綠谷偏偏就只擅長這個而已。

15. 「你能逃出去嗎?」

轟在那一晚夢見了受到個性所苦、在家裡被自己的個性焚燒的父親,他感覺自己的左半邊也正在劇烈燃燒著、像是要吞噬掉他一樣的灼熱。
當他從噩夢醒來時,八百萬用最後的力量替他留下了裝有冰塊的俄羅斯娃娃。

16. 狂奔

飯田想吶喊、想奔跑、想回到哥哥還活著與他談笑風生的時候,他用自己的雙腳奔跑、他在沒有人的操場奮力的大吼,他想把所有的恐懼隨著吼叫聲都釋放,
然後他倒下了,他完成了最後一次的奔跑,他還聽見了久違的哥哥的聲音。
這樣就夠了,飯田露出了微笑。

17. 被吞沒的大地

麗日跟綠谷站在飯田的身邊,輕輕的將他的眼鏡摘下,畢竟睡著的時候戴著眼鏡肯定不是飯田的風格。
他們的太陽可能再也不會升起了,兩位好友替飯田祈禱、願他們下輩子還能再做好友。

18. 公路上行走的孩子

切島不知道什麼時候不見了,連個紙條都沒有留下。
葉隱說她曾經看見切島的身影出現在公路上,可能是要去找爆豪吧,說完這番話後葉隱發出了個痛苦的聲音、再之後就沒有任何聲音了。
就連看見葉隱的最後一面都沒辦法。

19. 請殺了我

只有爆豪可以了解自己,如果是男子漢的話、直到最後能戰死在沙場上那才是切島嚮往的死亡,所以他順著直覺終於找到了爆豪,儘管強打起精神卻還是看來疲倦,切島用那樣的笑容、用一生也無法還清的代價、懇求著爆豪殺了他。
爆豪答應了。

20. 龜裂

爆豪越來越不爽了,為什麼他還要做這種替人收拾殘局的工作,這原本全都是綠谷的工作不是嗎?
爆豪殘暴的往切島過度硬化的身體踹了一腳,不知道為什麼、切島就這樣成為了灰燼。
⋯⋯明明是唯一能傳達到聲音的傢伙。

21. 紅色的海

麗日抱著梅雨走到了最近的海邊,她想梅雨肯定會喜歡待在水邊吧,本來被清乾淨的垃圾海攤堆滿了與麗日有相同想法的人們的身軀,她將梅雨放在了最靠近海浪的地方。
可是她自己呢?明明大家都還在奮戰,她怎麼可以輕易放棄呢?在自己粉身碎骨之前,無論如何都不能放棄,她要加油、加油才行⋯⋯

22. 來不及說出口的告別

教室裡已經所剩無幾了,從噩夢中被拯救的轟踉蹌著走出教室,與回來的麗日擦肩而過。
如果在離開之前能夠說一聲再見就好了,轟這麼想、但還是沒有回頭。

23. 騙子

歐爾麥特死了。
相澤老師死了。
大家都死了。
綠谷轉過身去,最支持他的母親也死了。
這是場惡夢對吧?比自己的無個性還要更痛苦的、地獄之夢。

24. 在毒氣中沉睡

麗日最後是打開了廚房的煤氣而死的,但是比起前幾天憔悴的模樣,麗日顯得有精神多了。
綠谷打開了窗戶,一股寒冷的冷風吹了進來,但比不上他只剩下一個人了。

25. 我還活著嗎

「⋯⋯只剩下我一個人了⋯⋯」
轟失蹤、爆豪離去、所有陪著他的人都已經結束了,
為什麼自己是無個性呢?為什麼自己擁有這麼強的力量卻活到最後呢?為什麼自己不能幫上大家一點忙呢?為什麼——他還活著呢?
綠谷走上了天台。

26. 高空墜落

他的人生受到了許許多多的人友善的幫助,雖然也有恐懼不安的時候,但他總是像歐爾麥特一樣、露出了令人安心的笑容。
所以他直到最後也是帶著笑容的、大聲的喊著一直讓自己引以為傲的聲音,對著無人的校舍揮出他的最後一拳。

27. 崩壞前的最後一分鐘

轟在尋找爆豪的途中聽見遠方有巨大的轟隆聲,與上鳴那次有點類似卻又不太像,他往自己來的方向一看、原本的學校位子已經化作一片瓦礫,在空中飛舞著最後的舞蹈。
轟在那堆瓦礫之中看見了傷痕累累的綠谷,就跟他們第一次交手一樣,綠谷的身體已經不是原本的他了。

28. 「你會陪著我嗎?」

爆豪的雙手在灼燒,轟的個性帶給他的更是雙重的痛楚,相似卻又相異的兩個人最後還是碰上了面,沒有想像中的針鋒相對、轟只見到爆豪護著某一堆塵土的背影。
他很快的就猜到那是什麼,並一起蹲在爆豪身邊。

29. 一起閉上眼睛吧

「⋯⋯綠谷選擇毀掉整間學校、用盡自己的力量。」
「哼,果然是笨久。」
「那你呢?⋯⋯我大概、只能再撐一下子了。」
「我才不要幫半邊混帳收屍,在我死掉之前你千萬不准死。」
「真抱歉、我大概做不到吧。」
「⋯⋯那就破例一次,這次算成平手吧。」
「嗯,謝謝。」
然後轟閉上了眼睛,沒有再做任何回話。

30. 晚安

這是一群曾經想要成為英雄的孩子們的故事。

评论(17)
热度(76)

© 夜里 陽 | Powered by LOFTER